秋天的叶

中国林业网 http://www.forestry.gov.cn/2018-11-27来源:中国绿色时报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银杏树上的鸟巢

 

林中拣到的各种树叶

 

常绿树种广玉兰

 

  两个月前,接到远方同行杨女士的电话咨询。她是一位在自然保护行业行走多年的生态文化爱好者,正计划拍摄秦岭的景观景色,请我推荐时间段。我脱口而出:秋末!因为秋天是植物叶子的色彩魔术节和行为艺术节,是最值得琢磨的“一天”。
  秦岭地处内陆,属于典型性季风性气候带,四季分明、雨热同季,故而景色最绚丽的时段集中在霜降之后、小雪之前的短暂区间段。地处秦岭腹地南坡的佛坪保护区,更是叶阑珊、色丰盛、秋景美之集大成之地。
  10月底的秦岭天朗气清,我沿着西河逆流而上,11月初,我沿着东河顺流而下。在秋叶或飘然落下或枝头坚守的大森林中,数天漫步,是行走在叶的百科全书里,是行走在颜色的童话故事里,是行走在如画的风景世界里,这样感受秦岭叶的秋天和景的源泉,真是惬意极了。
  森林的景致,随着地貌起伏而改变,随着植物种类而精彩。秋天的森林,是叶子大展才艺的时刻,是色彩的世界。如果说春天是颜色的开启,是一年颜色革命的酝酿,那么,秋天就是色彩的盛宴。
  秋天,是落叶的季节。行走在暮秋的大森林中,最吸引人的便是五彩斑斓的叶子。我与伙伴们一起,边听边唱着《我爱我的小蜡笔》回忆自己的童年。行走在秋色中,《小蜡笔》旋律最能勾起层层往事,不断回忆起那炫彩的童年。
  彩虹有7种颜色,即是光的颜色,其中有3种不能再分解的基本颜色,称为三原色:红、黄、蓝。行走在西河河谷地,秋季是截然不同的景象,不再是春天时各色开放的小花,没有了各种绿色组合成的海洋令人陶醉不前,乳白色的浓雾也开始渐渐消散,动物们忙于储冬也不再各处玩闹嬉戏。于是,最吸引行人的,便是那些随风落下的叶子,各种形状,各种颜色,从我的眼前、身旁、身后径直地飘落,或者滑向远处,或者从远处旋转而来。行走在东河两岸时,第一场雪试图覆盖大地,但地温仍不够低,两天之后,明媚的阳光就将大部分的积雪化作苔藓的甘霖了,落叶也被这一场急速的消融加深了颜色。
  我曾蹲在一块布满苔藓的石头前,想数清蓬松散落其上的树叶,这是极其熏陶性情且需要耐心的一件事。经过细心地分辨,我惊讶于这块石头上的树叶竟有43种500片之多。这真是一幅秋叶的聚会!
  秋天,是叶的行为艺术节,请跟随我的镜头,一起欣赏叶的秋天,感悟植物的智慧。
  红之耀眼
  红,是三原色之一,是最强有力的色彩。有些植物的叶片常年泛红,比如红叶李和红叶石楠等,成为庭院树和行道树的上选。秋天的大森林里,树叶颜色整树渐变为红色最是耀眼,也最令人心潮澎湃。叶子变红是因为叶片中含有的红色素积累的缘故。红色素位于叶片细胞中的液泡内,不参与光合作用,随着气温下降、雨水减少,落叶减少蒸腾,是对母体的保护。于是,在脱落酸的有机加入后,由绿及红的叶子便开始掉落。
  秋叶里,仅以色彩亮度而论,漆树科盐肤木当推冠军,盐肤木的奇数羽状复叶独特,暮秋里红透了的盐肤木,像孩子们身披火红的绸带在林中起舞。与小蘗和卫矛等一样,盐肤木色彩冠绝,不够高大,是近距离欣赏、观察,微距拍摄的首选种类。
  大森林中,红色风向标是槭树科五角枫、鸡爪槭、茶条槭等高大乔木,虽然天气渐冷,却让人热血沸腾。蓼科的草本植物,也不甘就此寂寞地走进冬天,它们的叶甚至茎,都变得红艳夺目,令人心生热爱。
  橙之汹涌
  秋天到了,橙色灿烂地入住叶色,也入住在晴朗的秋季里,带领叶子逐渐回归对树根的留恋。秋天里,橙色最是浓烈,也最是时尚,杨柳科、桦木科、榆科、壳斗科、桑科等,随着夏天的逐渐远去,叶子逐渐出现橙色的叶缘和斑点,逐渐内渗和扩大,变速与光照和风速关联,大约也与坡向和营养有关,树与树之间、枝与枝之间、叶与叶之间存在渐变或者跳跃式的过渡,这种梯度变化本身就是一幅美图,也是遐想的素材。
  这世界上不存在两片相同的树叶,再加上颜色的渐变,树叶的世界真是有趣极了。
  黄之浪漫
  秋天里,有着匀净壮观的黄色叶子的树,首推银杏。当银杏果实即将成熟时,扇形叶开始镶嵌一层淡黄色的扇边,金边的宽度因树及向阳性而稍有差异,有些“小扇子”是天然的美工艺术品。随着秋天的深入,扇叶向黄色靠拢,直至金黄。
  霜降前后,熟透的银杏果与金黄纯粹的叶子一起落下,给地面铺上一层黄油油的地毯,那是一幅美妙的画面,成为摄影爱好者的经典取材场景。在岳坝镇狮子坝村,有一棵高大的银杏树,每到落叶时节,金黄的叶子和果实飘然落下的时候,四个常驻鸟巢就显露出来岿然不动,突然感到落叶其实并不惆怅,留下的也并不孤单,明年新叶长出来的时候,一定又是另一番景致。
  绿之无垠
  绿既不是冷色,也不是暖色。绿色是森林的本色,自然地给人平静、舒适的心理感受。在秋天的秦岭深处,除多数针叶树种长青不凋外,还有一些阔叶树也是四季常绿,比如刺叶栎、广玉兰、桂花树等。在大熊猫国家公园秦岭片区的核心保护区内,成片的茫茫竹林成为大熊猫栖息地的主要特征。有了这些竹林,佛坪的秋天总是与绿色紧紧相连。
  落叶树种并非叶子永不凋落,只是并非在秋季集中落下而已。貌似常绿,实则也忠实于新陈代谢的自然规律,适时地落下,给四季分配叶的多彩。
  褐之收官
  “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。”所有的叶子,飘零后,都将逐渐走向褐色,走向泥土的颜色。一场雨,一场雪,数天艳阳,数种土壤微生物,使得秋天加速行进。秦岭里常见的杨属树种有太白杨、山杨、川杨,它们的叶子落叶相对较早,也腐殖迅速,往往经过一场雨后,杨属的叶子就成为“拾不上手”的褐黑色,一场雪后,杨属种类的叶子已经初具森林土壤的色彩,是树叶轮回中的先行者。与花事张扬不同之处,叶事顺势,看似回归起点,实则为大族群和睦共处、走向繁荣而不停接力。(曹庆)